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中心>行业资讯
全部 153 行业资讯 140 支付杂谈 9

数字人民币智能合约预付资金监管平台能否打破这种局面

时间:2022-12-06   访问量:1027

在数字人民币的顶层设计中,数字人民币的可编程性是通过加载不影响货币功能的智能合约来完成的,这样数字人民币可以根据交易多方商定的条件,在保证安全合规的前提下,按照规则自动支付交易。

目前,数字人民币智能合约已在红包/消费券、专项资金分配、房地产租赁、预付款等场景中发挥作用。

其中,预付费的情况是独一无二的。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预付费行业出现了商家“卷款跑路”这种情况早已不新鲜,顾客很可能面临退款难、维权难的局面。

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以下简称“数研所”)副主任迪刚介绍,选择数字人民币智能合约进行预付资金管理。当客户向商户预付资金时,运营商为每位客户创建一个包含在智能合约中的数字钱包。一方面,合同条款写入智能合同,商户不能随意转移客户预付资金;另一方面,在实际消费之前,预付资金仍然属于客户。即使企业破产清算,也可以保护客户财产的安全。

当客户实际完成消费时,商户发起智能合约执行请求,智能合约检查是否符合约定的执行条件。只有符合条件的人才能将预付款分配给商户。从技术上讲,它消除了人为操作挪用预付款的可能性。商户还可以通过运营机构的服务渠道看到预付款的即时情况,以便于运营安排。

数研所推出“元管家”,市场上出现了多个数字人民币预付资金监管平台

数字人民币研究所于2022年9月发布App正式上线“元管家”。元管家是一种基于数字人民币智能合约的预付消费基金管理服务。用户在发卡商家购买预付消费服务时,预付资金由运营机构以数字人民币的形式管理,在实际消费完成后转移给商家。

支持元管家服务的商家购买预付消费服务后,客户可以在数字上购买人民币App充值、消费、退卡等行为都是通过元管家卡进行时支持自动清算,完成消费后查询交易明细。

据移动支付网了解,部分地方政府或企业推出了数字人民币预付资金监管平台。

预付管家小程序是第一个在线数字人民币App支持北京市朝阳区资金监管平台的元管家预付费平台。在这个小项目中,商家的服务类型包括教育和培训、餐饮管理、医疗口腔、运动和健身、美容院、汽车服务、航空旅行住宿、休闲和娱乐。

2022年5月6日,福田区政府与建设银行深圳分行联合发布全国首个数字人民币教育培训机构预付费消费平台。教学培训行业试点成熟后,将在更多预付费行业进行宣传。

海南自贸港首个数字人民币预付资金监管系统于2022年5月25日启动。

2022年8月,中国银行四川分行与成都市龙泉驿区教育局、成都天府通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启动“龙泉教培”数字人民币智能合约预付资金管理商品。

显然,数字人民币智能合约预付资金监管平台主要对客户有利,可以保护客户的合法权益,避免预付资金被挪用或商家逃跑。然而,在理想的前提下,监管平台还可以促进预付款行业的健康发展,或者帮助企业扩大客户,特别是那些担心预付款不安全的客户。

商家缺乏连接数字人民币预付资金监管平台的积极性,需要加快普及推广

监管平台的初衷是好的。在理想的前提下,它可以在商家和消费者之间发挥积极的作用,但现实是,目前,数字人民币预付款监管平台“被泼了凉水”。

比如预付管家小程序,从2022年6月底开始注册“预付管家公测版”账户,认证到8月中旬“预付管家”,到目前为止,只有三家在线企业,即英语培训机构、舞蹈培训机构和培训机构。其中,舞蹈培训机构只有一个测试课程,显示销售3,目前已售罄;培训机构只有一个测试课程,在线显示,库存为1;第一个连接小项目的英语培训机构推出了6个预付卡产品,但销售在8到17之间,可能包括一些媒体检测体验的数量。此外,四门课程显示库存为0,目前无法订购,其余两门学科的库存分别为19和31。

可以说,预付管家小程序上线几个月以来,预付商户入驻和预付产品上线的进展非常缓慢,销量与他们获得的关注度不匹配。

所以,从实际情况和合理定位来看,数字人民币智能合约预付资金监管平台也有很长的路要走,包括普及、健全等。

首先,在平台方面。

首先,数字人民币仍在试点中,距离全国正式发行还有一段时间。目前,公众对数字人民币的了解还不够,或者感觉不到。他们对使用数字人民币感兴趣,对数字人民币智能合约的认可可能不够,需要加强科普。因此,需要加快数字人民币的试点和推广。

二是数字人民币智能合约预付资金监管平台宣传力度不够,很多人没有听说过,不知道,或者不知道知道如何使用它。因此,有必要增加相关平台的宣传。

随后,对于商家来说,推出预付款商品的目的是提前使用预付款资金,以扩大业务规模或改善业务。然而,数字人民币智能合约预付款资金监管平台在运营机构侧或客户个人钱包中存储未消费预付款资金,商家缺乏这一部分“现金流”,可能导致以下行为。

一是主动性不够,不愿意连接监管平台,仍然使用原来的方式。

二是商家连接监管平台,但由于无法获得预付资金,客户在预付充值时不再愿意给予折扣。

三是“说说一套做一套”商家公开连接监管平台,同时保持原渠道的正常使用,但监管平台不同于原渠道提供的充值档位或折扣,从而引导客户仍然使用原渠道提前充值。

此外,从理论上讲,监管平台对消费者有利。但是,如果商家有上述行为,也会导致客户无法获得本可以享受的折扣,或者仍然被引导到原来的渠道,仍然没有监管平台的保障。

当大多数企业没有足够的想法连接监管平台时,监管平台的意义不大,因为覆盖面有限,或者监管平台的宣传不到位,客户不知道如何使用该渠道。

毕竟,在此之前,地方政府或企业已经建立了类似的监管平台,但似乎很难做大。客户预付资金被挪用,无法保护其权利的问题仍然层出不穷。数字人民币智能合约预付资金监管平台能否打破这种局面,取决于后续的改进、推广或相关政策是否到位。


上一篇:拉卡拉“数字化转型”提升企业战略高度

下一篇:仁东控股:合利宝拥有跨境人民币支付业务备案许可证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未查询到任何数据!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