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联优力(北京)投资有限公司被列入异常经营名单

近日,另一家支付公司因“失联”被列入异常经营名单。根据天眼查,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原支付机构百联优力(北京)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联优力”)因“无法通过注册住所或营业场所联系”被列入异常经营名单。百联优力于2002年5月16日在北京注册成立,注册资本1万元。2013年获得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
首页 新闻资讯 行业资讯 百联优力(北京)投资有限公司被列入异常经营名单

全国“两会”已经开始。历年的“两会”期间,有很多与支付相关的建议,但今年似乎没有太多与支付相关或间接相关的建议。或许,平静就是支付行业的归属。然而,在这个“支付江湖”中,有很多百家争鸣的声音,希望让行业走上高质量的发展道路。这些声音可能不优雅,但它们代表了一些支付者的声音。在这一点上,我们来谈谈这些支付江湖中的“建议”。

费率应当涨

96费改之初,很多人认为费率太低,支付运营会比较困难,应该提高。然而,随着市场的接受,信用卡收据产品“创新”,支付公司的短期不适得到缓解。此外,2016年正是二维码对决如火如荼的时候,市场补贴不断涌入,玩家不断涌入。人们发现支付其实很赚钱,很多公司赚了很多钱。

但随着备用金集中存款政策的实施,巨头补贴的减少,支付玩家的过多,控制的收紧和市场的竞争,低利率的呼声越来越高。当然,这也可能是支付公司的“失败借口”。

目前,支付公司在每笔交易中获得“1000-2000”的利率差异是正常的。这也导致很多支付公司开始看跨境,国际支付率高,汇率波动叠加,每笔交易都能赚到“100多”的收入。更直观地说,跨境支付可以让国内支付收入增加100倍以上。

但客观来说,这个费率应该怎么涨?在大环境下,降低成本和让步价格是主旋律,央行3年内降低成本和让步价格的9折优惠政策还没有满足;在支付自身行业方面,虽然96费改采用社会化定价,但银行和清算机构仍需要政策引导才能主导费率的底层定价。

此外,由于竞争充分,利率降低,这也迫使许多支付企业进行数字化升级,为商家提供更多的增值服务,以扩大收入水平。然而,众所周知,支付本身的薄利是众所周知的。增加利率的呼声可能不在寺庙里,但在江湖上游荡。

该成立码联

2017年,随着网络连接的推出,支付机构开始断直接连接和备用金集中交存,支付后端乱象无论如何都会被拨乱。但是前端的“乱象”并没有解决,就是二维码支付应用无法共享数据,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无法互认互扫,无法像银行卡支付一样实现统一的前端支付体验。

除了一般的消费支付,二维码标准也开始出现在交通领域。如果一般的二维码支付标准与交通二维码支付标准不相通,就会出现新的支付堡垒。

所以,建立“码联”的呼声此起彼伏,甚至有些公共场所也有企业高层提出这一建议。

随着支付数据共享的推进,数字货币的试点似乎不再重要,银联中国银联快通App也实现了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条形码支付的支持。但客观来说,目前支付数据共享还不够完整,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之间的互扫仍然是一个难题,“代码连接”的呼声依然存在。

应该有聚合支付

自从二维码支付兴起以来,支付行业的发展一般分为两类。一是支付机构与收单外包机构合作,主要从事传统的POS收单业务;另一条线是很多有一定互联网基因的公司围绕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服务提供商体系进入,催生了早期的聚合支付服务提供商。

随着许多聚合支付的兴起,一些支付机构开始发现,虽然聚合支付的特点是非收据外包机构,但其市场影响力和商户服务数量已经远远超过了许多有争议的机构,其中许多业务已经成长起来。比如在发码权的争议下,聚合支付商通过聚合支付网关在前端商家重新生成了一个二维码,那就是聚合码。这些非聚合支付商是否有这样的权限,是否合规,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而且,虽然很多聚合支付商没有直接处理资金,但他们都有自己的产品来支付市场,这种风险。

此外,监管部门也开始意识到,一旦业务违规,聚合支付人的存在就有一些“大结局”,存在巨大的资金风险。因此,建议聚合支付人有运营的“建议”开始在支付江湖上传播。

2020年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推出收单外包机构备案制度时,很多人认为聚合支付技术服务的备案类型是“聚合支付许可证”,是含金量最高的备案类型。但“备案公示信息不构成对业务外包能力和持续合规性的肯定,不作为对外提供服务安全的保障”的设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也不是完全“官员”,备案后也没有获得实际的市场业务许可证,使得备案成为略显尴尬的“官方认可”。

那其它更具代表性的金融系统是如何设置支付许可证的呢?

香港有MSO和SVF两种支付相关牌照,MSO更倾向于收单,而SVF主要关注储值账户,一种是收单,一种是管理账户。新加坡分为SPI标准支付牌照和MPI大型支付牌照,加上MCL货币兑换牌照,根据支付企业的规模和服务场景开放不同的权限。

如果中国人民银行真的推出了聚合支付许可证,似乎很难划分支付机构和聚合支付的不同业务类型。也许我们应该从新加坡学习,根据规模和业务进行划分。

然而,随着支付机构逐渐深入聚合支付业务场景,传统的POS线和聚合支付线开始并拢,收单市场逐渐回归统一形式。或许,市场已经让聚合支付许可证失去了意义,这取决于控制如何看待隐性资金风险。

支付帐户可以代发工资。

支付宝支付也可以像储蓄卡一样收取工资,这是移动支付兴起后很多普通用户的想法,使得支付账户使用起来更方便,不需要充值。这也夹杂着支付机构渗透到公众支付的野心。支付宝甚至推出了“发芽”产品,关注发薪场景,但很快就下架了。

然而,通过支付账户接受工资支付存在很大的税收问题。此外,中国人民银行一直将支付账户定义为消费账户,用于记录预付款交易资金余额、客户发起支付指令、反映交易详细信息的电子簿记。银行账户是日常转账结算和现金收付的账户。

支付机构规章意见稿于2021年初发布,也有意防止支付账户渗透到对公支付领域。

随着中国反诈骗和反赌的形势越来越严峻,与银行账户(I类账户)相比,支付账户缺乏柜台“见”管理,存在更大的安全隐患。支付账户可以跨越账户特征的限制,处理税收和安全问题,从而实现工资支付,这是不现实的。


 
20    2023-03-09 11:0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