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富友富店主是一款智能、多功能、综合性的支付应用

目前,在数字浪潮席卷多年的情况下,数字化已成为支付行业的共识,但调查显示,大多数受访机构的数字化转型仍处于初始阶段,战略规划不完善,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副秘书长康林也在支付清算论坛上表示,数字浪潮对支付行业的发展提出了新的时代要求,从需求方面看,数字时代人民的生产活动模式正在发生巨大变化,包容性金融产品
首页 新闻资讯 行业资讯 上海富友富店主是一款智能、多功能、综合性的支付应用

12月10日,恒宝股权发布《深圳一卡易科技有限公司公开拍卖转让分公司》(以下简称“一卡易”)51.102%股份的公告,计划以5846.88万元的首次拍卖底价出售一卡易51.102%的股份。截至2022年9月30日,一卡易股东全部权益价值咨询结果为1141.58万元。

对此,恒宝股权首次在公告中承认,一卡易失控。换言之,恒宝股权希望通过出售股份来结束近两年的子公司和母公司纠纷。

公告显示,自2021年2月下旬以来,由于一卡易原管理层多次违反《股份转让协议》,导致恒宝股权对一卡易失控,合同目的难以实现,恒宝股权于2021年5月向上海仲裁委员会提交仲裁申请,要求消除公司与一卡易原管理层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退还股权转让、违约金、律师费、担保费等,共计1.66亿元。到目前为止,上述仲裁事项尚未确定。为保护恒宝股权及全体股东的合法权益,优化公司资产,公司计划通过公开拍卖转让其51.102%的一卡易股份。

据了解,自2021年1月以来,由于年终奖金问题,一卡易与总公司恒宝股权引发了一系列对公司控制权的争夺。

根据2021年3月11日发布的一卡易公告,总经理于挺进发起“夺章”对决,控制一卡及其子公司的公章、财务章、合同章等印章及营业执照。

随后,董事长黄宏华在《中国商报》刊登了关于一卡易的证件和印章“丢失声明”。不久之后,一卡易旗下两个分支账户的资金发生了变化,转移到从“恒宝系”一卡易账户由黄宏华控制。以企业为代表的企业“实权派”一方,将召开监事会免去董事长黄宏华。同时,因年终奖金一卡易员工申请集体劳动仲裁。

2021年4月20日,一卡易举行2021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免去晋升董事职务,不久之后,2021年4月23日,第三届董事会第七次大会,再次免去晋升的总经理职务。到目前为止,一卡易进或出局。

公告显示,2021年5月11日,黄宏华启用新公章,董事皮强和蒙重安反对。

关于年终奖的劳动仲裁,当时也有结果。一卡易公告显示:

2021年3月12日,在案件尚未审理的情况下,一卡易原管理层在未事先与董事长黄宏华沟通的情况下,利用控制下的两个子公司的公章与部分员工签订调解协议,并支付相关奖金,对子公司的员工进行劳动仲裁。

4月25日,49名员工的年终奖案开庭审理。

2021年6月1日,一卡易收到《深圳市龙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决书》(深华劳动仲(龙华)裁决书〔2021〕258号),裁定向49名员工支付2020年年终奖金总额约57万元。仲裁裁决是非终局裁决,法律尚未承认。

2021年6月3日,一卡易认同裁决结果,向49名员工支付2020年年终奖金约57万元。但是,对于给公司造成的一切损失,一卡易保留追究原管理层等人法律责任的权利。

2021年6月8日,于挺进持有的一卡易16%股份被司法冻结。此外,原卡易高级管理人员张宏博、蒙重安、皮强的股权也被冻结。

据相关媒体报道,此次纠纷背后的原因是恒宝股权希望从分公司获得人才、商品和技术,这导致了一卡通创始管理团队的抵制。

但是,2022年11月18日,一卡易发布公告,全国股转公司决定停止一卡易股票挂牌,并于2022年11月29日终止挂牌。

在争议期间,乐刷也参与其中。自2021年3月起,一卡易便没有收到乐刷的佣金。“恒宝系”作为一卡易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黄宏华一直在收钱给乐刷。乐刷已经把钱交给了一卡易的子公司,皮强作为法定代表人的钱客很多。所以,一卡易将钱客多,乐刷告上法庭。2022年11月15日,初审结果驳回一卡易的钱客多与乐刷签订的转让协议无效,退还2448万元利润和利息,返还扩大的商家需求。


 
18    2022-12-12 11:5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