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支付现存问题与解决策略

一、我国跨境电商支付背景研究跨境支付一般是指两个或多个国家或地区在国际投资、国际贸易等方面,通过某些结算工具、支付系统和金融工具实行的资金跨国和跨地区转移行为。随着现代支付手段电子化与第三方跨境电商支付平台的出现,近年来,全球跨境电商支付发展十分迅速。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报告显示,2018年全球跨
首页 新闻资讯 行业资讯 跨境电商支付现存问题与解决策略

 NFT交易市场的火热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全国政协委员谈剑锋、全国人大代表马化腾、中国人民大学高级研究员王永利纷纷表示NFT市场存在XQ风险隐患,必须加强监管。中国的互联网龙头企业纷纷入局NFT,如阿里的蚂蚁链、腾讯的至信链、百度的超级链等。由于相关法律法规尚未健全,中国NFT尚在起步阶段。但是随着NFT及各类数字藏品交易的愈加火热,利用NFT的真实犯罪已经隐秘地在世界各地悄然发生,XQ风险亦相伴随行。

  一、NFT事件介绍

  根据NFT数据公司Nonfungible.com的一份新报告,2021年NFT交易额达到176亿美元,比2020年的8200万美元飙升了21,000%。

  (一)天价NFT作品《Everyday:The First 5000 Days 》

  2021年3月11日,艺术家 Beeple 的作品《 Everyday:The First 5000 Days 》在佳士得官网上以69,346,250美元的成交价成为最贵 NFT 艺术品,折合人民币约为4.5亿元,是到目前为止售出最昂贵的NFT(也是有史以来最昂贵的艺术品之一)。“因此NFT让人们一夜暴富的说法迅速在网络上蔓延”。

  该作品成交价高主要原因为:一是对于作品来说,作者及作品本身具有一定知名度,同时NFT赋予作品独一无二的Token ID,具备收藏价值且作品所有权可验证;二是对于竞拍市场,NFT是新事物,市场缺乏估值和经验;三是存在炒作的可能,作品的成交价会引起更多人关注NFT、区块链等相关话题。

  (二)世界上第一NFT项目《CryptoPunks》

  CryptoPunks 是世界上第一个 NFT 项目,于 2017 年 6 月在以太坊发布,由 10,000 个独一无二的 24x24、8bit 样式的不规则像素组成,像素分为男性、女性、僵尸、猿、外星人五类,每个像素都有自己随机生成的独特外观和特征,例如飞行员头盔、牛仔帽、蓝色眼影等。

  据官网数据显示,截止2021年12月1日,《CryptoPunks》的销售数量为12078个,累计销售额为18.1亿美元,单个最高售价为758万美元。

  (三)NFT交易情况

  NFT独一无二又可防伪溯源的特性,让艺术品的价值难以估量。原价39元的2022年杭州亚运会数字火炬,在拍卖平台上的标价高达314.9万。初始售价为“10个支付宝积分+9块9”的敦煌飞天NFT,最高价格也被炒到了150万元。尽管支付宝对亚运会数字火炬设置了180天的转增限制期,并强调转增功能不支持任何形式的变相炒作,但是经过课题组潜水部分NFT交流群发现,仍然有买卖方以线下签署转赠协议的方式继续交易。

  二、NFT定义及与虚拟货币区别

  NFT全称Non-Fungible Token译为非同制化代币,每一个NFT都是独一无二的,就像是艺术品,它们之间无法相互替换,就像是每个人都拥有一个身份证号,NFT拥有唯一编码,所以称之为不可互换代币或非同质代币。NFT的属性使每一个 NFT 都是唯一的和真实的,这解决了艺术和奢侈品行业的大问题。比如 LV 准备推出 NFT 以证明其奢侈品的真实性,或者追踪单个手袋的生命周期旅程。另一个特点就是所有权属于用户。

  例如在传统游戏中,玩家并不能真正拥有虚拟世界中的任何东西。但在区块链游戏中,游戏中的资产归玩家所有,即使游戏宕机或服务器关闭,玩家依旧持有 NFT 资产,另外也可以转换成代币在其他游戏中使用。

  理论上,任何网上存在的东西都可以作为 NFT 购买。NFT 是“一种加密代币”。Emerging Tech Brew 的作者 Ryan Duffy 解释说,NFT 与加密货币的最大不同在于 NFT 是非同质化的,它们不能互换,也不能分割。想想口袋妖怪卡,虽然每张卡都可以交易,但本质上它们是不同的,比较来看,一个比特币和另一个比特币本质上是相同的,可以互换。

  三、NFT交易流程

  目前,比较出圈的交易平台包括OpenSea、Bigverse、腾讯的幻核、阿里蚂蚁链、丸卡等。蚂蚁集团、腾讯、京东、百度等头部互联网大厂已全部进入NFT领域,部分国内主流交易平台尚未开放二级交易市场,无法转卖。海外NFT交易平台只允许通过加密货币交易,国内NFT平台则只允许使用法币交易。万达、春秋航空、耐克、麦当劳等大公司也纷纷推出自己的NFT加密艺术品。

  为深入了解NFT平台,课题组在国内数字艺术品平台Bigverse上实操体验了注册、购买、使用、转让、提现全流程,并且与世界上最具代表性的海外OpenSea进行比较,以期从中发现国内外NFT交易流程的异同,并从中总结出可能涉及到的XQ风险点。

  四、NFT XQ风险

  (一)交易对手身份不明,易成为非法XQ渠道

  从对NFT平台的研究我们发现,NFT的注册通过邮箱或者手机,2万元以下的交易无需身份核实,2万元以上的交易需要简单身份核实,问题的关键在于平台对于实际控制人的识别属于完全的盲区,也就是说对于NFT大额和可疑交易的完成可以通过“对敲”的方式进行,也就是本人注册多个邮箱自卖自买,通过使用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不同账户反复频繁地交易某一NFT,创造出该NFT或NFT系列繁荣昌盛的假象。

  虽然中国的区块链基础使用的是联盟链,不具备去中心化特征,平台对交易拥有一定的监管权,但是正如课题组注册发现的,平台对客户身份的识别仅仅停留在基础的身份证件的提供上,对于身份证是否是本人,交易是否为本人的情况尚且不知,距离反XQ的客户尽职调查的要求相去甚远,平台根本无法知晓NFT账户的实际控制人。

  NFT交易只发生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无需通过海关、运输公司等环节就能即时交易成功,无论是事前的审查、查验还是犯罪发生后的追查、追赃都会更加困难。

  (二)NFT价格存炒作,易掩饰非法资金来源

  NFT所具备的“限量发行”与“稀缺性”容易引起炒作热,价格泡沫也会因此而产生。就连以6934万美元创下数字艺术品最高价的NFT作品《 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 》的创作者本人Mike Winkelman,都认为NFT的价格存在毫无疑问的泡沫。

  艺术价值本身十分主观,只要买卖形式合法,即使价格高昂,也属正常现象。因此NFT只要操作得当很难被察觉。XQ分子只需让自己伪装成加密艺术品收藏者,就可以使用黑钱通过购买、出售等方式对NFT进行炒作,实现清洗黑钱的目的。

  (三)NFT交易具有可转换性,变现迅速难以追查

  NFT的买卖十分便捷可以随时出售或交易变现。目前中国的NFT平台上的NFT通过支付宝提现,最后落脚点是在第三方支付平台。在NFT交易市场上,通过网络支付实现虚拟资产的转换,犯罪分子可以用赃款购买加密艺术品,再将其转卖出去,使黑钱成功洗白。

  2022年4月1日,周杰伦好友赠予的无聊猿 BAYC #3738 NFT 被盗。其钱包地址(0x71de2...e97a1)在11:02签名了授权(approve)交易,将NFT的权限授予了攻击者钱包(0xe34f0...072da),然后攻击者在11:07将无聊猿 BAYC #3738 NFT转移到自己的钱包地址中。

  由此可见,NFT在不同账号间转移,一旦被黑客破解,追溯性差,监管难度较大,平台根本无力保障NFT账户持有人的合法权益,同时,虽然NFT平台不允许跨平台之间的交易,但是通过虚拟货币的钱包就能立即实现虚拟货币的转移,据Opensea与Ethscan信息显示,被盗的NFT在从周杰伦地址转出,很快以130ETH、155ETH(相当于人民币274万至327万)的价格在LooksRare多次转手交易。

  (四)NFT涉及多个领域,多头监管恐无人监管

  目前,大多数国家对NFT的监管无明确的法律规定。

  美国财政部发布的《关于通过艺术品交易为XQ和恐怖融资提供便利的研究》(Study of the Facilitation of Money Laundering and Terror Finance Through the Trade in Works of Art)指出,基于三个理由,NFT有进行反XQ监管的必要:

  第一,NFT作为独一无二的数字资产,与比特币等虚拟资产相比没有汇率波动;

  第二,NFT的交易价格取决于买卖双方之间的交易,其价格会产生主观波动;

  第三,一系列NFT数字艺术作品(典型的如Beeple的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在拍卖会上已经拍出天价。

  该研究报告将NFT交易归类进“新兴的在线艺术品市场”,并认为这一市场“可能会带来新的风险”。这份报告肯定了分布式账本技术和NFT技术为创意媒体和艺术品市场带来的机会,同时也评估认为,这样的技术创新带来了潜在的XQ风险。

  2022年三月末,中国关闭了一大批数字藏品交易小程序,某社交软件平台封禁了一大批NFT、数字藏品平台公众号。据不完全统计,此次封禁波及的较有知名度的平台约有十多个,还有不少平台公众号虽未被封禁,但收到了某社交软件平台要求限期提供区块链备案等行政许可资质证明的通知。

  NFT是金融科技和着作权的结合,在世界范围内都是新鲜事物。NFT的特点决定了它涵盖多个领域的监管问题,如NFT关联了数字艺术品、音乐影视等多个领域,具有人文价值,涉及数字藏品版权,可能需要取得网络出版物、视听节目或网络文化产品的平台经营资质;

  NFT存在铸造和转售环节,与传统式出版物、限定纪念物等商品有一定的同质性,因此涉及到数字藏品的制作、发售、流转的权属等环节;NFT由平台运作,涉及到对交易平台的区块链技术优化算法运用和监管,按照《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要求,可能需要对平台进行备案登记,纳入监管;

  NFT的铸造、购买和流通通过法定货币进行,NFT具备金融属性,期间NFT在转让环节可能存在不法资金流入,黑钱变白钱的可能,所以不可避免NFT具有金融工具的性质,须纳入反XQ金融监管,仍然可能被限制或者禁止。

  五、相关政策建议

  (一)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开展严格尽职调查

  交易平台应严格采用实名制,识别客户身份,并使用可靠的且来源独立的文件、数据或信息核实客户身份,了解并酌情获取关于业务关系的目的和真实意图的信息。采取持续的尽职调查,对整个业务关系期间发生的交易进行详细审查,以确保正在进行的交易与机构所掌握的客户资料、风险状况、资金来源等信息吻合。

  (二)监测交易信息,规范交易平台履职范围

  加强NFT从准入、交易、退出全流程的监管。完善加密资产监测技术手段,实现数字藏品交易的全链条跟踪和全时信息备份。银行、支付机构、NFT交易平台应持续监测与NFT相关的可疑交易,特别是目前国内NFT平台支持资金流转的支付宝,应当强化第三方支付平台与NFT平台接口的监管,确保交易数据的可溯性,确保可疑资金交易监测的实时性,不断提高反XQ监控能力,若触发大额、可疑交易系统预警应及时向反XQ监测中心报告,并配合人民银行、公安机关等开展反XQ调查活动。

  (三)设立NFT数字藏品交易平台的准入制度

  建议制定数字藏品交易平台的准入标准、提高交易平台建设的行政审批门槛,准入标准应当涵盖多个方面,例如区块链技术审核、数字艺术品所有权准入、网络技术安全和反XQ监测要求等。将平台交易全流程纳入到涉及的多项监管系统中,强化系统的安全性、数字艺术品的所有权证以及平台的技术安全,加强平台防范钓鱼网站的攻击,确保每个NFT在链上从创建到交易都有记录,从而实现对交易数据的监督,防止犯罪分子通过NFT平台进行XQ等违规、违法操作。同时,强化反XQ尽职调查,完善大额和可疑资金监测,确保交易的每一个环节都能实现追溯,提高对交易双方的身份识别。

  (四)理清思路,以联席会议方式开展联合监管

  NFT与同质化代币应用拥有相同的技术基础,随着NFT应用的推广和流行,想必未来NFT的铸造、发行、销售与流转都会有监管的介入,尽管目前我国关于NFT还没有严格的法律规定和条文限制,但这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对于NFT的监管,未来可能是多头监管,而不是单一机构监管。比如制定数字藏品有关的版权保护实行办法,对数字藏品发行进行有效监管;制定数字藏品交易平台的准入制度、提高交易平台建设的行政审批门槛;数字代币领域由网安部门或者是网信部门监管;增加NFT平台为反XQ义务机构,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大额和可疑交易报告义务等反XQ职责,确保平台的健康运行。

  目前中国有联席会议制度,通过联席会议将几家监管方聚集在一起联合执法,约谈当地企业进行报备工作,运用金融科技监管办法进行实时监测。确保整个NFT发展事前、事中、事后都会了解并搜集信息,加强法律管控力度和行政监管力度。


 
22    2023-10-24 16:09:47